双木 发表于 2018-4-13 18:52:27

最后一个使徒 第二十八章 赌一局 卷土

他也是想到就做到的角色,便立即去找风林,没想到一问才知道风林刚刚出去,应该是见到今天天气不错出去遛弯儿了,或者用准确一点的比喻来说,就像是一头老虎歇息够了,趁着日头好出洞晒一晒皮毛,顺带巡视一下自己的领地。

    杜瑜琦扑了个空也并不沮丧,也就是隔上两三个小时再去问而已,而就在这时候,前面门房那里又传话了过来,说圣堂来人了,还是要求见杜瑜琦。

    杜瑜琦在心中冷笑,不过表面上的文章还是要做的,却发现来的却已经不是米亚主教了,而是另外的一位司铎,身上白袍一尘不染,人却十分精明的样子,见到了杜瑜琦便微笑道:

    “米亚主教说,杜教士您说起来也是在剑术方面有着独到之处,你独创的十字握剑术也被多位剑道馆的名家推崇,所以他特地向着上面申请了一下,随便从这一次的展馆当中拿了一把武器出来,请杜教士您品鉴一下。”

    说完了以后,这位司铎便微笑着从次元戒当中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匣子,因为太长的缘故,所以勉强摆放在了桌子上,而这匣子看起来稀松平常,但杜瑜琦脸色却一下子变了。

    因为他感觉得到,一股逼人的血气居然从这普普通通的匣子里面透露了出来,扑面而来!非但如此,他佩戴在了腰间的无影剑居然也是产生了阵阵鸣动,要知道,此时无影剑还被收纳在了赫斯之骨当中,说明这是一把足以与无影剑匹敌的强大武器!

    然后杜瑜琦便打开了这个匣子,发觉里面就是一把仿佛被鲜血染红的剑鞘,剑鞘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

    “歃血之怨!”

    “竟然是这把武器?!”杜瑜琦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把武器一度极其有名,号称聚焦了阿拉德大陆上面所有狂战士的怨念!因为这把武器的属性是:

    在攻击敌人的时候,有小概率使敌人流血。

    在攻击流血状态下的敌人的时候,攻击出血状态的敌人时,附加百分之四十伤害。

    攻击出血状态的敌人时,使自身进入祝福状态一小段时间,祝福状态可以小幅增加全属性。

    攻击出血状态的敌人时,使自身进入加速状态一小段时间,加速状态可以小幅度增加一动速度和攻击速度。

    这一连串的附加特效,完全能令所有的狂战士流口水,因为他们不需要这把武器,也几乎能令敌人全程保持流血状态,然而,接下来才是重点啊!!这把武器是光剑,光剑,光剑!需要习得“光剑掌握”这个被动技能才能使用的光剑。

    而光剑掌握这个技能,却几乎可以说是剑魂的专属技,要想习得这个技能的话,几乎只有转职剑魂才能够学习,狂战士能学到的几率几乎为零。

    司铎等到了杜瑜琦仔仔细细的看完了以后,这才礼貌一笑,将这把武器收了起来:

    “以圣光的名义------我可以向杜教士你保证,这一把歃血之怨只能算得上是庆功会上最差的几把武器之一,而我们的庆功会上展出的剑系,钝器系武器超过二十把。”

    ***

    第二天,杜瑜琦就搭乘着魔法马车,再次来到了圣堂当中。

    米亚主教似乎知道他会来,便提前一步早早的在那里等着他了,依然是满脸笑容可掬的模样。

    跟随着米亚主教左转右转前穿后穿,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圆形大厅当中,这里地方十分宽敞,并且入口只有一处,里面的穹顶上面,绘画的全部都是充满了宗教意味的壁画,看起来金碧辉煌,充满了仪式感,墙壁上面的银制大烛台上,甚至都有常青藤盘卷的精美花纹,因为这里还是一处圣地的缘故,所以圣光无处不在的闪耀着,沐浴在温和的光芒里,令人神清气爽,病痛全消。

    非但如此,周围的装饰也是相当的精美,地上也是用驼鹿绒制成的地毯铺成,空气里面燃着的是馥郁浓烈的焚香,一脚踩下去,就仿佛走在了春天的草丛里面似的,倍感舒适,倘若一定要拿什么来形容的话,那就是高调无比的奢华。

    不过这些都并不能让杜瑜琦在这些地方多停留一眼,他的目光直接就望到了大厅的中央,那里赫然有着一处临时搭建起来的圆形高台,高台上面林林总总的摆放着差不多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面都有一个武器架,而这武器架则是用透明的罩子封闭了起来。

    每一个武器架的上面,赫然都摆放了一把闪耀着逼人锋芒的强大武器!!

    事实上,若不是在这大厅的中央早就布置了一处结界,并且随时都有四位圣骑士站在了其中,朝着里面源源不断的输入精神力,否则的话,这一处大厅当中早就被这些强大的武器散发出来的杀伤力损坏得千疮百孔。

    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用一种虔诚甚至是朝圣的心态观看面前的这些强大武器,感应着它们散发出来的波动,感应着它们蕴藏着的强大力量,一时间都有一种沉醉其中,无法自拔的感觉。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杜瑜琦自言自语的轻声道:“老头子的判断应该是没有错了。”

    然后杜瑜琦就直接在这大厅当中站了足足八个小时。

    说起来也怪,圣堂中人居然也没有出声催促,只是将杜瑜琦当成了透明人一样,任他在旁边观看而已,杜瑜琦也是仿佛着了魔似的在这些神兵旁边仔细查看着,一点一点,一毫米一毫米的查看,甚至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狂热。

    直到他把最后的一把武器看完,这才直起了腰来,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若有所思。

    这时候,旁边才传来了一个温和而不失热情的声音,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米亚主教,他微笑着道:

    “见到这些稀世珍品的人无不叹服,但像杜教士你这样如痴如醉,浸淫其中的人那还真的是不多见。”

    杜瑜琦笑了笑,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道:

    “我要是不来,米亚主教您岂不是很失望?说吧,叫我来看这些东西有什么目的,无非就和我手里面的无影剑有关吧?”

    米亚主教垂下了眼睛,微笑着道:

    “不仅仅是无影剑,还有那一只光炎耳环。”

    杜瑜琦眉头一剔,却并不是太意外,毕竟他去鉴定光炎耳环的时候虽然做了保密措施,但并不是太严密,被圣堂这样的庞大组织调查到并不稀奇,他微微一笑道:

    “恩,我是有这两样东西,只要圣堂直说一声要明抢,我老老实实就双手奉上了,我还没有狂妄到以为自己可以从这里冲杀出去的地步。”

    米亚主教微笑道:

    “杜教士你说笑了,圣堂这样神圣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卑劣的事情出现?杜教士你随时都可以离开。”

    杜瑜琦深深的看了一眼米亚主教道:

    “哦?是吗?那我现在就要走了。”

    米亚主教含笑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杜瑜琦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他此时其实也很清楚,双方都是在博弈,甚至可以说都是在睁眼说瞎话,然而这时候,谁沉不住气先出声的,那么就未免要陷入被动的局面了。

    不过,就在杜瑜琦走到了这大厅门口的时候,忽然就有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

    “敢和我赌一局吗?”

    杜瑜琦转身过去,然后就见到了黑尔文修士站在了旁边的阴影里面,似乎刚刚才来,但似乎又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他冷漠的眼睛盯住了杜瑜琦,有一种直入骨髓的寒冷味道。

    杜瑜琦嘴角抽动了一下:

    “怎么赌,赌什么?”

    黑尔文修士道:

    “当然是赌战斗的胜负了,赌注是你身上的无影剑和光炎指环。”

    杜瑜琦笑了笑道:

    “你们的赌注呢?偌大的圣堂,总不能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最后一个使徒 第二十八章 赌一局 卷土